赵消极

脑洞存放地

【婊驼】初心(一)



存一下脑洞,不想放备忘录里了…



(一)

s6结束后,其实心里差不多下了定论。

deft仰躺在宽阔的电竞椅上。按下手机锁屏键把它放在桌前,一只手抚在眼睛上轻轻揉了揉。

厌倦了,累了,在中国的这两年。

刚才正式回复了kt那边监督的信息,表达了自己回国的意向,那么这边等会儿也要去找edg的教练好好商谈道别了。

两年时间说长不长,说短也不短。deft的思绪一时间有点乱,该怎么和edg的队友说呢?pawn这小子应该会和我一起走吧?

其实deft并不是很喜欢中国这个国家,来了这么久也没学会个几句中文,他想起两年前面对高额收入的诱惑和作出一气之下决定的自己。但意外的,在中国的感觉并不差,软萌好相处的辅助,可靠令人安心的打野,拿了msi冠军和联赛冠军,也发现了中国粉丝们可爱的一面,更重要的是,自己已经成长成能独当一面的人了吧。不再是那个输了比赛就会被人抱在怀里的哭的小孩子了。

deft并不后悔自己当初的选择。

解约没出什么岔子。由于态度比较坚定,俱乐部里无奈也尊重了自己的意愿。带着行李和pawn,deft踏上乘往上海去首尔的飞机。空姐甜美的声音反复在广播里回响着,提醒着每位乘客关闭自己的手机。

deft紧紧捏着自己的手机,几乎跟所有的好友都说了要回国的事,前三星同队的哥哥们也都一一通知到位了,只剩下——imp。

要说吗?deft的手捏的发白。于情于理也应该要告诉晟彬哥吧?可是潜意识里却联想到那人气急败坏质问自己怎么不告诉他的样子,如果能看到他为了自己露出那样的一面,如果这是个合理的冠冕堂皇的让他找自己的理由……

deft摇摇头,暗笑自己的幼稚,明明早就死心了,只是前队友,还是告诉imp哥吧。迅速滑开桌面,打开line,deft的手指点进对话框,两个人的聊天记录还停在s6世界赛上那句苍白无力的加油,后面讨好似的加了仿佛能拉近关系的笑脸符号。deft斟酌了一下语言。

“imp哥,我要回韩……”

还没打完,一旁假笑了很久的空姐终于忍不住过来提醒金赫奎,“这位先生,飞机马上要起飞,请您关闭自己的通讯工具。”

“啊啊不好意思。”deft手忙脚乱地在空姐的注视下关掉了手机。

等会儿下了飞机再说,或者说不说又怎样呢。

deft从包里翻出眼罩,何必想他。

飞机穿过平流层留下一道白色的尾气,和来的那天一样,是个万里无云的晴天。

tbc.

知了壳

爸爸捡的